女性维权

才女、豪门、被出轨闺蜜、亿元净资产被转让,她开始反击……

发表日期:2017-03-17 10:45:13        点击:

一位才女嫁入豪门后,丈夫分别以1万元价格受让其父母名下净资产近亿元的两家公司。后来,女方获悉男方出轨闺蜜,遂提起离婚诉讼。男方父母因害怕女方分割财产,在诉讼期间将股权收回恢复原状。法院能否认可这样的转让行为?



嫁入豪门的日子



  老家在三线城市的张小倩与出身上海富商家庭的李铭灿是大学同窗。从大学一年级下学期起,李铭灿就对张小倩疯狂追求。张小倩却视身为富二代的李铭灿为纨绔子弟,无论对方是鲜花相送、奢侈品相赠还是饭局之约,她都一概拒绝。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3年平安夜,恰好是张小倩的生日。李铭灿在女生宿舍楼下,用99朵玫瑰围成了一个字形,中间点燃了22支红蜡烛,他手持扩音器话筒高呼:张小倩,我爱你!”女生们纷纷跑出宿舍围观,呼喊着嫁给他、嫁给他!”这一刻,张小倩内心充盈着满满的感动。



  20048月毕业季,张小倩和李铭灿家长见面议定了两人的婚事。两个月后,张小倩被李铭灿牵着手幸福地走上了婚礼红地毯。当天,张小倩的伴娘兼同班闺蜜王玉羡慕地对她说:你的命真好,出了校门就进了豪门。



  婚后,张小倩试着四处求职。李铭灿的父亲通过儿子转告儿媳,家庭要人打理,倩儿只需做好全职太太,相夫教子。这样的安排让在读书时一向品学兼优的张小倩始料未及。然而,父命难违,张小倩不得不过着富家少奶奶的生活,时常约王玉等闺蜜聊天、逛街、喝茶,以打发无聊的日子。



  改革开放初期,李父在上海白手起家,历时30多年辛苦经营。到了20世纪初,他已经拥有数家公司和亿万元资产,其生产经营涉及建筑、物流、电子等行业。李铭灿大学毕业后,为了让家族事业后继有人,李父让儿子到他的建筑公司从普通员工干起。



  时光飞快流逝,2013年年初,李铭灿已经从员工历练成公司高管。此时,李父已年过六旬,渐生退意,他打算让儿子逐步接手家族事业。



  20135月,李父与儿子签订协议,李铭灿以1万元价款受让其父亲持有的工程公司100%的股份。20136月,李铭灿又与父母签订协议,以1万元价款受让了父母持有的建设公司59%40%的股份。依据这两份协议,他们就股权转让变更事项,分别办理了工程公司和建设公司的工商变更登记。



  李铭灿做了两家公司的董事长后,不负父亲的期望,勤勉工作,公司管理进一步规范完善,业务也趋稳向好。张小倩更是一心一意地支持丈夫的事业。虽然李铭灿自此常常深更半夜回家,她从不抱怨,希望丈夫有更大的作为。但从2015年上半年起,不需要出差的李铭灿常常夜不归宿,这让张小倩起了疑心。



股权完璧归父



  一天,张小倩趁丈夫熟睡,查看了他的微信记录,意外发现自己的闺蜜王玉一直与丈夫保持联系。更让她震惊的是,从20147月到20156月,李铭灿通过微信转账,陆续转给王玉的款项共计45万多元。你跟王玉是什么关系,为什么瞒着我给她这么多钱?”张小倩愤怒地推醒李铭灿。在睡意朦胧中,李铭灿支应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些钱都是王玉借的。



  你蒙谁呢?1万元到10万元,这么多次的转账,肯定你们两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李铭灿越辩解,张小倩越不相信。更让她伤心的是,自己最信任的闺蜜竟背地里与丈夫频繁往来。她不顾李铭灿的苦苦相求与反对,执意向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王玉返还她与丈夫的家庭共同财产。在案件审理期间,王玉通过银行转账将45万多元钱全部归还了李铭灿。因张小倩要求返还钱款的事实已经不存在,法院驳回了她的诉讼。张小倩不服提出上诉,二审维持了原判。



  官司连连败诉,张小倩气恨交加,夫妻冲突日益激烈,李家父母苦苦相劝无济于事。20159月,张小倩又向金山区人民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李铭灿接到诉状副本当天,李父心里咯噔了一下,坏了,儿子名下有两家公司,一旦小两口离婚,上亿元资产岂不要被瓜分?”于是,他连夜找来法律顾问,寻找应对之策。



  20151215日,李铭灿父母与李铭灿重新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又分别以1万元的价格重新变更工商登记,两家公司股权恢复了两年多前的原状。几天后,张小倩得知消息,立即以丈夫在婚姻存续期间恶意转让公司股权侵犯了夫妻共同财产权益为由,向金山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诉状。



转让行为无效



  法院开庭时,李父与李铭灿提交了资产评估报告等证据,证明两家公司净资产达数千万元以上。他们提出,在进行两次股权转让时,协议约定的转让款均系工商变更登记的需要,未实际支付。而两家公司的实际资产价值共达数千万元,其价值明显不对等。这更说明了股权转让协议的实质是他对儿子本人的股份赠与,而非对夫妻双方的赠与。



  法院审理认为,父母与子女之间的股权变更不能仅以价格认定其性质系转让或赠与。李铭灿通过股权转让协议的形式取得对应股权并办理了股权变更登记,且法律并未禁止父母对子女进行股权的赠与,其完全可以通过赠与的形式完成股权的变更,故李铭灿与其父母两次签订的协议应视为真实意思,其股权转让的性质并不因价款的高低发生变化,故张小倩的意见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予以采纳。



  合议庭主审法官在宣读判决书时强调,即使李铭灿取得上述股权系基于其父母赠与,但根据《婚姻法》的相关规定,在婚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基于赠与所取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除非赠与合同明确只归夫或妻一方的财产。现李铭灿与李父及两家公司并未举证证明该股权系其父母明确对其个人的赠与,理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故两家公司的股权仍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2016411日,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就股权转让纠纷两个案件分别作出一审判决,确认李家父子的第二次转让行为无效。将李父持有的建筑公司100%的股权,李父、李母持有的工程公司99%的股权返还至李铭灿名下。



 

涨知识

转让股权行为

不得侵犯配偶作为共有人的利益

夫妻对于共同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公司法》虽对有限公司的股份转让有相应的治理规则,但该法与《婚姻法》的相关规定并不矛盾。股权包括身份和财产方面的双重权利。李铭灿作为公司登记股东,有权依照《公司法》的规定转让其股权,但转让行为不得侵犯其配偶作为共有人的利益。(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文章来源:2017-01- 秦风 法律与生活杂志

更多 0